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郭绍纲:绘画传统永远不能丢

2020-06-28 04:06:53

郭绍纲

绘画、教育是郭绍纲从艺以来的两个重要的关键词,因为教育,成就了他的绘画,也因为绘画,强化了他的教育。年逾八旬的郭绍纲,现在每年都在中国、加拿大之间来回往返,虽然已步入耄耋之年,但其行动依然利索,甚至健步如飞,他认为这些都得益于年少的作画习惯。现在的他每天除了练习书法、创作油画作品之外,还时刻关注社会民生、关注年轻人,除了新闻栏目,有两个栏目是他一定要看的,那就是《非你莫属》和《非诚勿扰》,“一个是生存节目,一个是生活节目,都是集中反映年轻人心态的栏目,我觉得通过这两个栏目可以对时下年轻人的心态窥见一二。”一方面是紧跟社会步伐,而另一方面,他却义正词严地表示,“绘画传统永远不能丢掉”,并且时刻心系教育,认为“什么时候削尖了脑袋钻进教师队伍,国家民族就有希望了。”

意在笔先和人文价值,决定了一幅画的高度

不久前,陈丹青在某个电视节目上,大谈作为造型基础的“素描”在当今的电子时代已经显得毫无意义。而郭绍纲作为建国早期“留苏”的画家,早已深受前苏联写实油画的影响,并把这些技巧与经验带回国内,影响着一代代的艺术学子。他对于陈丹青否定传统绘画的说法“不能苟同”,他认为素描是一切造型的基础,并强烈表示,“传统永远不能丢掉。我认为历史也许是永远不能超越的,比如说某一种能力、水平,但是如果认为自己没能力超越就不去做,那这种技术自然就被丢失了。”不能说超不过前人就不搞了,还是要搞,而且有信心努力超过前人,至于结果怎样,那是另外一回事。

技术是创作写实绘画的主要方法之一,包括解剖、透视、色彩调和等方面的技巧。然而,郭绍纲认为,要继承传统,创作好写实绘画,并不是单纯掌握了各种笔法、理论关系就可以,不懂得如何运用,掌握了技法也是徒劳的。他认为决定一幅画的高度,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意在笔先,二是人文价值。“想怎样画就怎样画,只是一种娱乐,如果要在众多艺术家中,脱颖而出,要有超前的意识和人文价值,这两方面决定了作品的高度和深度。”

因为得到老师的赏识和授课,早早便认识到美术老师的重要性

从苏联留学回国后,郭绍纲一直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上世纪80年代更率先组建美术师范系(现称美术教育系),“那个年代严重缺乏中小学的美术老师”,郭绍纲表示,因此,即便当时组建美术师范系的时候迎来了不少嘲讽与不解,他始终认为,培养美术教育人才是时代的需求。也因为意念的坚定和远见,操办美术师范系两年后,教学楼建设完成,郭绍纲被提拔为副院长,需要兼顾的院务更多了,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抽身离开,而是继续深入教学工作,一直坚持上课到1987年。

原来,郭绍纲之所以走上艺术道路,是因为在初中时期受到了美术老师的鼓励。他的绘画悟性高,得到了老师的推荐,给失学儿童授课,也正因为得到了老师的赏识和授课,使他早早便认识到美术老师的重要性。

“当时学校给一些失学儿童编班,每年下午我们放学后就组织上课,一年级到六年级,而且当时要做这里的老师一定要高中生,我才是初三,而且要从一年级教到六年级,每一个星期有一节美术课,很多失学儿童其实跟我年纪差不多的,搞得我很紧张,一开始不知道讲什么,就拿着点名册点名。”郭绍纲回忆道。

他表示,在北平艺专(现中央美院)期间,也到过造币厂辅导工人,到工会业余美术组辅导。文革前,则在广州的第一、第二、第三工人文化宫上美术课,每一次骑自行车去,一开始没有补贴,都是义务教育。“我为什么要执着搞教育,是因为我们本身就受教育的恩泽。曾经有个说法,削尖脑袋也要钻进什么队伍,我说,什么时候削尖了脑袋钻进教师队伍,国家民族就有希望了。”

像牛吃草一样尽量多学,回国后再反刍慢慢消化

记者:能否介绍一下留学苏联的学习情况?

郭绍纲:当时学习非常紧张,每天7节课到9节课,早上5节课是必修课,首先是2节素描,3节油画,下午就是公共课,包括解剖学、透视学、美术史等。我们除了在课堂上课,还会经常跑到苏联的各大美术馆、博物馆,例如冬宫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是全世界四大美术馆之一,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去参观、临摹,那里不仅有苏联的艺术,还有欧洲、非洲、亚洲等不同国家的艺术,包括中国的艺术。当时王朝闻在中央美院做领导,他有句话对我影响很大,他说你们“应该像牛吃草一样,能吃多少,尽量的吃,回国再用反刍的胃慢慢消化”。

记者:留学前如何学俄语?

郭绍纲:当时在北平艺专(现中央美院),外语课就是俄语。记得刚开始学有50多个同学,但是断断续续,4年下来,最后记得只剩下6个人,我为什么能坚持?就是为了多吸收一点苏联文化,当时学院离国际书店很近,经常会有很多杂志、画册、宣传画。这些印刷品给我印象很深,记得有一本杂志叫《星火》,当时感觉能读懂杂志上的绘画说明就不错了,例如作者是谁,年代、标题、作者简历等,还有一些宣传画,下面都有一句标语式的文字,当时只是想了解多一点这些绘画,并没想到后来会去苏联留学的。

我画了很多侧面像,从侧面能看到一个整体

记者:《戴红帽的女青年》被普遍认为是您在苏期间的代表作之一,能否介绍一下?

郭绍纲:其实就是老师选择了这么一个模特,她是列宁格勒大学的一个学生,也是一个业余模特,是一个真实的生活人物,当时老师就给她披了一件猎人的大衣,很旧,然后是滑雪的红帽,这都是很生活的衣饰搭配,并没有因为大衣太陈旧而选其他,反而恰恰给大学生一披,生活味就出来了,有种强烈的刚刚滑雪回来的形象。

如此搭配,也是跟我们当时的老师“强调关注生活,提倡朴素的画风,重视生活的真实感”有关。而我只是忠实于现实,把这个通过画笔反映出来。基本是一个侧影的美,我画画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多侧面像。因为文艺复兴时期有一些精彩的肖像是侧面,也就是从侧面能看到一个整体,正面容易表现光暗、立体,但是侧面难度就增大了。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模特坐下了之后,我不会抢位置,通常是等其他人找好位置,我再找位置。因为我画画是需要足够的空间,如果一下子找了位置,旁边有其他人,就不好走动,因为我习惯画一下,然后走远一点看大效果,而且这样可以锻炼身体,来回走嘛。说起来,我现在走路还健步如飞,跟当时经常这样来回走是有关的(笑)。

花絮

郭绍纲的“美术之家”

郭绍纲“家庭画展”成为了近年业界热衷谈论的话题,很多人只知道郭绍纲的艺术影响,却不知其夫人高志,亦在水彩绘画上成绩斐然。其子女郭晨、郭悦和郭梅,也缔造了别具一格的创作特色,可谓名副其实的“美术之家”。而女儿郭梅在谈及父亲的影响时表示,也许是因为父亲和母亲都在艺术方面有所成就,兄妹几个均从小便在一个艺术家庭里成长,耳濡目染,因此,自小便对艺术尤为钟爱,她表示“父亲是个‘生活严苛,观念开放’的长者,虽然日常要求严格,但从未限制自己在艺术方面的发展。”

郭绍纲 历任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副主任、教育系主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曾由国家选派赴苏联留学,入列宾绘画雕刻建筑学院(现列宾美术学院),专攻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