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资讯

遭遇连环三击 医药企业2017年的日子艰难

2020-06-30 04:22:35

新年伊始,我国的药价就遭遇了连环三击。据一位药企负责人表示,两票制今年将加速落地,营改增加税务稽查,各种成本攀升,药价却继续降价,医药企业2017年日子太艰难了。

近日,福建以医保支付标准为药品集中采购让药企报价一片哀鸿;昨天,浙江联动全国最低价和公布医保支付标准,给了药价温柔一刀;今日,天津公布采集医保支付价格信息采集的解读,采集范围还包括药店价格的做法给了药价狠狠一击。

浙江:8000种药价大曝光

昨日,浙江药械采购中心发布了执行全国最低联动价格通知,通知表示,此次是全国以省为单位药品集中采购最低在线交易价格的采集截止时间为2016年2月18日。联动后的价格为浙江省中标产品新的集中采购价格,从2017年3月1日开始执行。

浙江虽然没有进行最新的药品招标,但是通过全国最低价迅速实现了药价调整。看价格联动截止日期,去年2月16日,这个价格应该不会对企业药价带来太大的影响。所以算得上是温柔一击。

当然,根据有关人士给健识君传来的价格联动结果,此次总共有8332个品种的价格被全国最低价联动,有42个品种拒绝了浙江省的价格联动,而被暂停在线交易。

天津:采集价格包括医院+药店

去年12月,天津市下发《关于开展2017年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药品信息采集工作的通知》(津人社办发〔2017〕35号,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在2月22日至3月9日期间,通过天津市社会保险药品分类与代码管理系统(以下简称“分类代码系统”),采集医保支付药品相关信息。该通知还规定,要联动全国最低价。

按照惯例,所有的人都以为采集的是各省招标平台的中标最低价。然而,今日天津医保公布了价格采集的政策解读后,大家才惊呼,原来最低价还包括药店的价格。

根据解读对全国最低价是这样规定:2016年全国各省市医药机构采购药品的最低价格。全国最低价的采集范围为各省区市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的实际采购价格,包括中标、挂网和GPO价格等。

其实,不仅仅是最低价,在天津和全国平均价格采集上,应该也包括药店,按规定,需要采集的是2016年天津、全国各省市定点医药机构的平均采购价格,这个定点医药机构显然既包括医院也包括药店。

众所周知药店的价格常常低于医院的价格,所以,采集药店价格对药品价格带来相当冲击,对药价来说,实在是狠狠一刀。

福建:迷茫的报价

2月4日,福建省开始基于医保支付价的药品集中采购,目前已经两轮报价,正如之前健识君在福建药招调研中的表述,由于本次集中采购很多用词模糊,“参考”,“若干”,让大家先猜测、争论、判断、忙乱之后,才出细则,让药企先亮出底牌,这一招儿,算是让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福建这次报价非常迷茫,想必不止我一个人。到了第二轮报价都没有细则,也不知道入围比例,都是盲打。”一位药招人士对健识君表示。

药价大杀器正蓄势以待

去年药品招标是砍价利器,今年医保支付标准开始成砍价主角。这三省都不约而同选择医保支付标准作为调价的核心。

福建和天津以医保支付为基础在文件标题中就有表现,而浙江在公布全国最低价的同时,还公布了浙江2017年度医保支付标准。医保支付标准,这才是药价的大杀器。

此前,浙江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局长、原药政处处长吴朝晖对健识君表示,据新一年的医保支付价是根据采购平台产生的药品加权平均价等因素制定下一年度医保药品支付标准,主要是按产品(商品名)品规计算该药品实际采购量、价的加权平均值。

对于药企来说,这意味着此前降价惨烈的浙江宁波、温州带量采购谈判即业界所说的二次议价的价格将会影响到新一轮医保支付价格。

据参与当时温州谈判的药企销售人员表示,目前外资药企的降价幅度在5%,而国内药企降价幅度是10%-15%个点。而宁波的降价幅度据说普遍在20%,最高的高达51%。

在医保支付上,这三省率先动手,并对药价形成连环三击。但是,大家都知道的是,医保支付价只是第一步,下一步以医保支付价为杠杆,医联体还将进行下一步砍价。药价压力会更大。

全国医保支付标准一季度出台

全国支付标准的出台或将让这一杀器影响到范围更大。

据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报道,医保支付标准最快有望在今年一季度与新版医保药品目录一同出台。

和官媒报道相伴随的是,关于医保目录和医保支付标准的各种消息开始医药圈流传,流传最广的是医保目录和医保支付标准将于两会前发布。不过,在消息最终发布之前,各种都只是小道消息。

药价大透明

在医保支付标准上,健识君关注到,实际采购价格成为影响药品支付重要标准。

有消息称,福建医保办正在就医保支付价格制定执行细则,而这将给药价带来更为沉重的打击。从浙江省和天津市的药品价格采集上来看,实际交易价格成为影响药品医保支付的重要标准。浙江医保支付价采集了二次议价后的价格和医院实际采购价格,而天津更是将采集的范围扩大到药店。

这实际上也是符合国家医保支付的制定标准。

前段时间,健识君和大家分享了最新版的医保支付标准征求意见稿,按照该征求意见稿,新一轮医保支付标准主要依据药品实际市场交易价格、数量等制定,也可以探索引入同类药品价格比较、其他地区价格参考、药物经济学评价等因素和办法,通过加权平均、中位数或者分位数等方式计算相应品规的平均价格,并以此为基础确定支付标准。

综上,天津和浙江计算方式贴近国家医保支付标准确定的要求,有可能被其他省份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