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乐视再次卷入裁员风暴,这24小时之内发生了什么?
http://09tq.cn  2020-02-13 17:25:42  

“回乐视看来没戏了。”

  陈宇(化名)说话时充满了巨大的沮丧感。他不久前从乐视体育离职,与很多人离开的想法不同,他一直想回去。昨晚9点,裁员70%的消息披露后,24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让他猝不及防。

  有关乐视再次裁员的消息,在同事间,最开始是在一个又一个小圈子传开的。去年底,乐视“优化”10%的大戏中,他们是幸存者。但这一次,很多人都预感到,他们再难以逃避裁员的命运。

  几天前,一个乐视体育的朋友告诉陈宇,他很有可能要被裁了。

  乐视这次裁员涉及乐视旗下乐视网、乐视控股、乐视体育等多家公司。

  腾讯科技的消息列出了具体裁员数字:包括乐视控股体系中的市场品牌中心裁员幅度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50%,乐视体育从现有700人裁至200人,乐视网裁员10%。

  各种版本的裁员信息开始流传。一位猎头称,乐视一百多个VP要砍掉一多半,不过这个消息被一位接近乐视的人士否认了。对方表示,乐视内部的确有调整,VP上岗需要竞岗,竞岗成功才能保留原有的title。

  上述人士称:“某种程度上这算得上是变相裁员。”

  不过,当AI财经社向乐视控股传播副总裁程时盛进行电话求证时,他毫不犹豫地用了“没有”进行回复,并且重复了多次。

  “我没有听说。”他说。

  但对于乐视的员工而言,裁员多少已经不重要了,如何裁员也不重要。焦虑和动荡在人群中散播,就像是一场瘟疫。

  乐视网的一名员工,在被加了微信后,发过来的第一句话是:“你是来挖人的吗?”

  感觉不好

  2017年3月,在为乐体贡献了长达两年的激情后,陈宇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其实很舍不得,但是公司的情况你也知道,要裁员,大家都有危机感。”陈宇语气里颇为遗憾。

  他原本还想回去。虽然已经离开几个月,陈宇一直没有更改他在某社交软件上的公司认证,“还是心系乐视”。对于危难时期的逃离,他心怀愧疚和不甘:“突然走了后心里很空,感觉把自己的亲儿子扔了。”

  他蛰伏在新公司,等待一个重返的时机。

  这种心理体现在他与公司同事频繁的联系中,他密切关注乐视的一切新闻。这次大裁员爆发前,他甚至和乐视HR聊起过:“调整完有机会就回去。”

  在陈宇还想着要回乐视体育时,刘伟(化名)的感觉则不太好。

  他是北京人,在乐视生态下的一家公司里负责品牌相关工作。一周前公司停掉了班车和加班餐,他是从群邮件看到这则消息的。那一刻他很吃惊,“连这个都要砍,这才花多少钱啊?”

  裁员传闻出来之后,刘伟觉得公司陷入了某种恶性循环中。虽然他说这是正常的人事流动,但他也认为随着负面传闻出现,媒体大肆跟进,加剧了身边同事的离职速度。他能感觉到身边人心浮动。最终的结果就是乐视的员工数量真在大量减少。

  去年年底,公司的那轮裁员时,时不时在公司楼下和媒体上都能看到供应商讨债的消息。刘伟不以为然:公司要去美国造车,开发布会了。工资照常在发,日常发布会也照常进行,他把出现负面消息评价为“被竞对黑了”。

  直到春节前后,一个做警察的朋友劝他赶紧从乐视辞职。理由是与乐视相关的受害者有人报案去了,还有人在走司法程序。这时,他才开始正视公司的问题。

  许多尚未正式签订合同的人也被卷入了这场风波。

  四天前,乐视的关联公司酷派集团将此前在中国国内校园招聘的300余名应届毕业生全部解约。李铭(化名)是受影响的人之一,据他所知,与他同样遭遇的还有近300人。

  这天之前,他还在华中某大学的校园里享受着毕业前最后的疯狂。

  公司把所有的校招新员工聚到了一个群,群里会有一些公司信息分享。招聘是去年就开始陆续进行的,像武汉这样的地方在去年9月份就开始了招聘步伐。在一轮笔试、一轮业务面试和一轮hr面试后,他拿到了酷派的技术岗offer。

  不少人都没有再看其他机会,就选择了寄出自己的三方协议。李铭未来的同事中不乏985或211的本硕生。

  那天早晨,这个新员工交流群突然被解散。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过不多时,群里一个加过好友的人告诉李铭,接到了来自公司的电话,已经被公司解聘。没多久,李铭也接到了这个电话。

  一个电话,宣告了一群人毕业就马上失业的命运。有人建了一个群,群名叫“515惨案交流群”。

  搞大事情

  “优化”,这是2016年年底乐视裁员中特有的名词。但这一次,乐视很难再找到一个体面的词语。

  一位乐视内部不愿具名的中层对AI财经社表示,受影响的人数没有传闻中那么多,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部门是营销与传播部。而这个部门很多人是媒体人出身,和媒体关系密切,他怀疑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乐视裁员才被传播开了。

  就在乐视再次陷入裁员风波时,今天下午,投资人孙宏斌现身乐视,与贾跃亭进行了交谈。在北京市发布高温预警的天气下,贾跃亭在会议室里穿了他那件标志性的黑色连帽衫,与孙宏斌的短袖形成了鲜明对比。

  随后,贾跃亭在会议室进行演讲,在场的高管均神色凝重,孙宏彬则侧着头盯着贾跃亭手中的演讲稿。

今天下午的会上,在穿着上与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的贾跃亭,是想证明公司开了空调吗?图片来自网络今天下午的会上,在穿着上与其他人形成鲜明对比的贾跃亭,是想证明公司开了空调吗?图片来自网络

  乐视控股传播副总裁程时盛对AI财经社称,这次会议与裁员无关,对乐视而言是个利好消息,孙宏彬在和贾跃亭谈一个更大的合作。

  就在两天前,贾跃亭微博上预告乐视金融要“搞大事情”,5月19日见。

  但这一预告今天并未见到乐视官方披露任何消息。贾跃亭反而遭到了网友的群嘲:有人在下面讨债,要求归还易到欠款。有人爆料称,公司因交不起电费,被人把空调停了,室内38度。

  “你发微博的时候不觉得热吗?”一条评论刻薄地指出。这条评论在那条微博下点赞数最多。

  进入2017年之后,乐视体育丢掉了中超、亚足联赛事、ATP等多项赛事版权。三天前(5月16日),北京的体育地标建筑“五棵松”摘下了红色的“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几个大字和乐视的那个充满现代科技感的logo,露出了体育中心本来的灰褐色墙面。

  这个招牌挂上去不到一年半的时间,离2016年1月1日乐视体育与华熙国际签下5年长约期满还有三年半。提前结束合约,当时双方的联合声明看上去十分克制,声明中说:“同为体育产业领域优秀的探索者和实践者,双方仍将保持良好的沟通。”

  如果不是情非得已,这不符合乐视及乐视体育的一贯策略。乐视体育此前对外宣传称,其内容平台上拥有310项全球顶级赛事版权,72%是独家。公司当时的高层于航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曾承认,采取aggressive策略是唯一成功的机会。

  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称,乐视体育现在账上只有几千万现金。裁员和此前丢掉重要赛事版权及五棵松冠名权都别无选择。

  汽车和体育,这是乐视生态下最烧钱的板块,引起的争议也最多。乐视的一位中层透露,乐视最初要做体育和汽车时,董事会内部分歧不小,内部开电话会议时经常摔“八爪鱼”,“董事会都快动手了”,有人打死也不愿意做体育和汽车。

  一条未经证实却广为流传的消息,描绘了当时贾跃亭力排众议的场景。当时,贾跃亭指着北京满天雾霾说服乐视的其他高管。他说:“即使乐视造汽车会万劫不复也义无反顾。”

  一群人跟着贾跃亭走上了蒙眼狂奔的生态化反之路。现在,他们中许多人可能要被迫离开这家公司。

  处境尴尬

  对于这轮裁员,一位离职3个月已找好下家的前乐视员工表现得很淡然。他觉得自从孙宏彬投资乐视开始,这就是一个注定的结局。他认为:“裁员很正常,自从孙宏彬接盘后,想法就与过去不一样,要求乐视盈利,在逐步砍掉不挣钱业务线的过程中,肯定会涉及裁员。”

  他说,一个公司的员工调整有两种,一种是自然淘汰,考核不通过出局,另外一种是能力比较强的人,在调整的过程中发现没有了施展的空间,会主动向外部寻求新的发展空间,这部分人级别高的居多,而一些级别低的会选择内部转岗。

  他认识的老同事中,有不少接受了内部转岗的安排。

  “乐视就是这样一家让你矛盾着的公司,爱着又担心着。”陈宇对在乐视体育的两年时光心情复杂。

  他在乐视度过了最有激情的一段岁月。“乐视体育”四个字,一度是他的光荣与梦想。“我们曾致力于改变中国的体育产业,把它互联网化”。在陈宇的话语中,互联网化,就像是某种绝对的政治正确。他让陈宇觉得工作不仅仅是工作本身,而是关乎时代和梦想。

  刘伟还记得加入公司时内心的激情。那时他觉得这家公司非常不得了。创始人贾跃亭有出色的融资能力,各大生态还有地产和农业板块的业务都在推进,一切都充满了活力。他相信未来乐视会是家伟大的公司。

  但现实仿佛跟他们开了个玩笑。一切都不一样了,某种东西正在消失。

  面对乐体频繁的变故,陈宇的感情很矛盾,“就像你从家乡出去了,会记挂他,但是好像这个家已经回不去了”。

  从朋友和新闻里不断得到来自乐体的消息,“不是要裁员就是要拿融资,明明是行业老大但又给人感觉快倒闭了。”陈宇一度不知道该如何给自己的这个梦想妥善的定位。

  刘伟接受不了这种心理落差。


  现实突然急转直下。  他的身边有人处境比他更为尴尬,那是与上市公司股价挂钩的同事们。他们是购买了乐视股票的老员工和长期持有公司股份的公司中高层。进入2017年之后,乐视的股票经常停牌,这让这些人的心情非常复杂。相比那些在100多块高位变卖了股票的人,这些持股的老员工们明显更相信公司的未来。

  临近毕业失去了工作的李铭有点不知所措。在李铭看来,酷派给出的回应非常官方,“企业结构调整”,看起来太过轻描淡写。补偿也有,本科生3000元,研究生4000元,还有人说HR承诺过尽力帮忙介绍其他公司。但这就是一切。

  对于被打乱的计划和人生来说,李铭觉得一切显得太过随意。

  刘伟还不打算离开,他的北京人身份让他有了某种超然感。只要不降薪,他打算再观望一阵子。

  同样抱有某种微弱期待的还有陈宇,“总觉得乐体还是会有逆转的一天”。

  “乐视的产品质量是不错的,员工能力也没问题。”他觉得,曾经叱咤体育界的乐体,不应该是这个结局。


相关阅读:
定量取样器 https://www.china.cn/p4p/203723.html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